安与卿知

跨过山海,越过流年,枯荣岁月,不过指尖。

【巍面24h.23:00】木偶爱人

自上次大战后,海星的复建也告一段落。所有人都进入了新的生活,一切似与从前无异,却又哪里改变了什么。


龙城大学的学生们,意外的发现自大战后,沈教授每天来上课都会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夜尊。自那次大战后,夜尊散了自己全部的力量,整个人变得如同一个木偶一样,呆呆的不知道看些什么,手提不起,脚迈不开。只得沈巍精心的照顾着,却终究不知弟弟为何这样。


周末,沈巍醒来后看向身边依旧熟睡的弟弟松了一口气。还好,虽然呆呆地不说话,也没有别的动作好在还记得休息。起身自己洗漱干净后,端了盆温水出来放在床边,将毛巾打湿,细心的给夜尊擦试着身体,为他换好衣服,伸手一边按摩着夜尊的胳膊和腿,一边和夜尊说话。

“面面,昨天睡得好嘛!”

“面面,今天想吃什么?哥哥给你做。”

“面面,今天天气很好,哥哥一会带你去走走好不好?”

“面面,你…为什么不肯理一下哥哥。”

泪水随着话语结束滴落在夜尊的手背上,沈巍紧紧的攥着轮椅扶手低着头低声啜泣。他知道,他对夜尊早已是超越兄弟之情,似是男女之爱。他从弟弟散尽力量那一刻自己心痛的感觉而知道。


陷进难过情绪的沈巍并没有注意到夜尊的手指微乎其微的动了动。他真的呆呆傻傻如同木偶一般嘛!早于沈巍发觉自己对待哥哥的感情越位的夜尊并没有真的变成一个“木偶”,他看得见听得见 知道哥哥的情绪和待他的好。可是夜尊不知道该怎样面对沈巍,他还是怨沈巍的,怨他抛下自己万年,怨他不明事实便刀剑相向,怨他…后知后觉的爱。他不是圣人,做不到不怨。


哭过后的沈巍擦掉眼角的泪水,擦干净眼镜片上的水痕,亲了亲夜尊的嘴角,便推着夜尊出去放风,买菜。回到家为夜尊做他爱吃的吃食,餐后一起看着电视节目,给弟弟洗澡。入夜,沈巍将夜尊拢在怀里,在其额头亲了亲。

“弟弟,就算千年,哪怕万年,哥哥也不会在抛弃你,哥哥会一直等你醒来。”


趁着沈巍睡着之际 夜尊轻轻捏了个决,让沈巍睡得更熟一些。自己轻轻吻了吻沈巍的眉眼。


哥…你等我,终有一天我能放下心中的怨。与你享受终生,不离不弃。


沈巍做了一个梦,梦里他的弟弟恢复如初,眉眼含笑看着他,对他说:哥,我回来了。清醒过来的沈巍并不贪恋梦里的美好,他要努力把梦变成现实。


“早安,木偶爱人。”


抄下一棒: @骗面之词 [看名字到是个有只想的小可爱呢!就不知道你能不能骗走面面。]


【预热】 712巍面24h

712等你们哟![wink]


只写巍面的鸽子阿离:




  各位亲爱的小可爱们,你们遇到过双胞胎吗?那种长得一模一样的双胞胎?



  下一个问题,那你见过两个有着深仇大恨,一见面就要拼个你死我活的双胞胎吗?



  或许你不信,可是你错了,这样的相处模式,还真就是这两兄弟的日常。


  自小黑白分明,却被命运推向黑白两极;羁绊从前往后,自始至终从未有过缺席。



  黑色,那是至高无上万人敬仰;白色,却是极致卑微人鬼共弃。



  没有人知道原因,也没有人探寻过原因。



  万年的时光,早已理不清,谁是谁的痛,谁又是谁的光?



  双生子的意义,大概就是我们要去找寻的,美好的情节。


  于是我们在712面面出道当天,从头温故这一年这对双生带给我们的欢笑与泪水,然后,我们和他们一起笑对未来。



  届时,希望能得到你的支持与鼓励。












时间:2019年7月12日


参与人员:


00:00    @J独孤翘楚               无题 


01:00    @阙魂                       在繁星闪耀的城市 


02:00    @宦相辞                    金风玉露 


03:00    @江越                        巍面cp相性75问 


04:00    @葉西                        放弃我抓紧我                   


05:00    @千纸鹤飞到月亮上    故梦 


06:00    @康康面面                 重逢


07:00    @晓汐公子                 撩汉十八式 


08:00    @任闵敝                    何时可多情


09:00    @居老师的教案          人生无限公司  


10:00    @缺钱                        一万零三十二岁 


11:00    @Nora诺拉                再见,你好 


12:00    @一只皮皮龙!          杀不死的我的哥哥 


13:00    @卍卍没想到              抱柱 


14:00    @冬雪                        愿我如星君如月 


15:00    @只写巍面的鸽子阿离性冷淡的诊疗方式 


16:00    @小黄鸭                     出道日礼物 


17:00    @墨紫 杀无                 我回来了 


18:00    @才不叫猪青青           爱你不是两三天 


19:00    @Sweet生                  匹诺曹


20:00    @隼白奕茶居              风也很温柔 


21:00    @骊酒无月                  抉择 


22:00    @三百两                     当他想喝绿豆汤的时候他在想什么 


23:00    @安与卿知                  木偶爱人 


24:00    @骗面之词                  沈面面要回娘家






特别掉落


06:13   @阿离离的二妮妮         非你不可


07:12   @领子👑                      红绳 


07:25   @风域                           回家


09:28   @爱殇                           情深不寿


13:14   @月下饮茶                    有狐叩门 






文案   @居老师的教案 


宣传   图   @领子👑 


             @风域 




请订阅tag『712巍面24h』



【辣.番外】

辣没有了,死活发不出来,咸也没有了。辣讲得大概就是面面跳了个[脱衣][钢管]舞,而巍巍被捆着不能动,看到吃不到。咸…和石楠花一个味道,在图书馆阴暗的角落一起爱的广播体操,然后巍巍让面面尝了尝“石楠花”的味道。姐妹们自行想象吧,我……阵亡了。


沈巍走后,赵云澜摇摇头表示不再想便回了办公室,路过实验室看见变成猫的大庆正对着一滩液体发愁,而林静则是围着椅子转来转去。

“你们两个不干活在这发什么呆,想扣工资了?”

“老赵,你知道地上这些是什么吗?”

“我怎么知道这都是些什么。”

“是酒,还是你珍藏的红酒”

“还有还有,老大,我在椅子上检测到了黑能量的痕迹”

“红酒…黑能量…而且没看到面面…再加上黑脸的黑老哥…”

此时赵云澜的脑子里已经导演了一场沈巍因为沈面面差点摔伤,怒火升级然后把沈面面捆在实验室椅子上一起做爱的广播体操还用红酒助兴的感人大戏。想到这,赵云澜拎起大庆便冲回了家,在沈巍门口砸门准备兴师问罪。而被沈面面勾引还没尝到甜头正在发愁的沈巍在听到砸门声后更加的不悦了,但还是去开了门,正对上一脸怒火的赵云澜。

“沈巍,你疯了,面面还怀着你的孩子呢你就拉他做那些事。”

“赵云澜你在说什么,我怎么面面了。”

俩人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沈面面揉着眼睛从屋里出来了。

“唔…哥哥,谁来了。”

“小祖宗,你没事吧!”

“我好的很啊!你抓着我哥干什么!快放开他,还有不准叫我小祖宗。”

看着沈面完好无损出现在自己眼前,衣服也服服帖帖的完全没有欢好过后的样子。赵云澜着实是有些懵逼。自己这是怎么了?虽然心疼沈面是个苦孩子,孤苦伶仃了一万年好不容易找到哥哥不想在看他受到伤害。却也不应该这么冲动。窝在一边的大庆翻了翻白眼表示十分嫌弃赵云澜的智商,无奈的变成人拉走了赵云澜。

“老赵发疯了,沈教授你别介意,我们先走了啊!”

此时的沈巍已经从拽走赵云澜并且嘀嘀咕咕的大庆嘴里听明白了事情发生的原因。无奈的摇摇头,回过身搂着沙发上的弟弟亲了亲人的小脸蛋。

“你啊!”

“唔…哥哥,赵云澜怎么了。”

“他以为我因为你差点受伤生气把你捆在实验室里面做了什么,以为我是传说中的衣冠禽兽。”

“唔…哥哥才不是,哥哥最疼面面和宝宝了。”

窝在沈巍怀里的沈面笑的很开心,月光透过窗帘钻进屋里,洒在两人身上,一室安好,现世安稳。

【酸】

酸,由味觉神经接受,会使口部肌肉紧绷,造成刺激性感觉。一如爱情,刺激亦紧张。

大战结束后的第三个月,沈面在海星落实了自己的身份,和自己心爱的哥哥一起生活。三个月来沈巍带着沈面熟悉着海星的一切,小团子对一切好玩的,好吃的,好看的,都满是好奇。所以格外的好学,再加上沈巍耐心的讲解,他很快便熟悉了事物。因着自身天然萌,加之最终以己之力恢复了海星原貌,人们对夜尊也只是忘却,对沈面也是接受。

三个月来,沈面不仅熟悉了一切,更是学会了网络直播。这些沈巍虽然不懂,但是他的“小云澜”懂的呀。虽然他和哥哥都是特调处的顾问,但沈面对小云澜的敌意可是一点都没有消除,毕竟那可是一万年前抢走他哥哥的人。

沈面凭借着干净的嗓音,和学东西超快的两个优点,一跃成为某平台粉丝上千的大主播。最开始直播的时候沈面也不知道该怎么做,简简单单的唱歌,只有零零星星的人在听,和免费的小礼物。他还失落的和哥哥抱怨,慢慢的哥哥陪着他学习别的主播,唱歌的同时找找话题和粉丝聊聊天人气渐渐的就神奇的涨了起来。虽然沈巍不反对,也开心沈面有了自己的喜欢的事情。但极强的占有欲催使下决不允许沈面露脸。

某天,沈面面的粉丝突破了2000人,沈面想着怎么也得为粉丝某一些福利:

“直播到现在已经有两千个小面具(对粉丝们的爱称)喜欢我唱歌了,今天就请大家来点第一首歌吧!感谢你们喜欢听我唱歌。”

“哇哇哇!小天使已经两千粉丝了,加油你最棒。”

“好想听小天使唱『老公天下第一』”

“『老公天下第一』+1”

“天下第一+10086”

“+身份证号”

看着大家的热情的弹幕,沈面便搜了那么一下,也听了那么一下,觉得似乎也没那么唱不出口,简单学了一下,便应了小面具们的要求,唱了起来,并没有意识到沈巍推门而入。

“我的老公超帅,笑起来时超帅。牵我手时超帅,摸头杀时超帅。我的老公最棒,是我崇拜的对象。我亲亲只能你要。我身体只能你上。”

听到这里,沈巍这个大醋缸已经翻了一大半了,表面静如止水,内心却…【这小子叫谁老公呢!都没这么叫过我,不开心不开心,弟弟只能叫我老公。】悄悄走过去,从后面抱住沈面,摘掉沈面的耳麦,贴在他的耳边叫了一声弟弟。,这系列举动着实吓了沈面一蹦。

“哥…哥哥,你怎么回来了。”

“弟弟,你在叫谁老公呢!”

“哥哥,是粉丝们点的歌…我没叫谁”

“面面对粉丝还真是有求必应,对哥哥都没有这样。”

“哥…我怎么觉得…你酸酸的。”

“知道我吃醋了,你还不改口叫我?”【顺手拍了下面面的小屁股】

“老…老公…”

这一声老公叫的沈教授这个斯文人着实想干点有辱斯文的事,不过…你们还记得:麦,没关嘛!

至于沈教授到底干了什么有辱斯文的事,请期待下一篇吧!

                                           【未完不一定有续!】

双子葬歌

Hello,everyone.我想起我的乐fu密码了,上来拔个草。这是一块小苦瓜 还掺了点玻璃碴,慎入。至于为什么要写小苦瓜,因为这个故事是几年前和朋友一起想的,一直没写。直到现在物是人非,我才把他写完。

龙城郊外最安静的半山上的一座别墅,是沈家的住宅,沈父是龙城的首席外交官,沈母是龙城大学的教授。两个儿子沈巍和沈勉也是龙城所有父母口中的别人家的优秀孩子。

清晨,阳光透过窗帘,钻进卧室内。床上的沈勉默默的往被子里缩了缩,而下床的沈巍则早已穿戴整齐,看着弟弟无奈的他伸手摸了摸那人的头。

“面面,起床了。”

“唔…不要,面面想再睡一会。”

“听话,该起了,要不然一会哥哥走了就不理你了。”

“不要,不行,我起。”

话音刚落沈勉便挣扎着从被窝里钻出来,像床下的沈巍扑过去。沈巍伸手接住这个小淘气包,两个人在厚实的地毯上滚了一圈。被压在下面的沈巍感受着身上人炽热的呼吸,脸微微的红撇过了头。压在上面的沈勉听着哥哥的心跳,也是耳根子发软,脸发红。是的,这兄弟俩之间有这一层超越亲情的感情,也就是爱情。

尴尬的场面一时无法打破,沈巍稳了稳心神,伸手轻轻拍了拍身上人。

“好了,面面快起来,不然一会电影要开场了。”

“好,哥哥你等等我。”

快速爬起来溜进浴室洗漱换衣,两个人都各自清楚自己内心的情感,但这是一段无法开始不被接受的感情,能做的也只是压抑罢了。穿戴整齐的沈勉便拉着沈巍一起出门去看电影。

“早上好呀!沈巍。”

兄弟俩刚出来就看在自己家门口不远处站着一个漂亮优雅的女孩子:米娅。看着面前的女孩子,沈巍微微皱了皱眉,沈勉则是直接黑了脸,上前挡在沈巍前面。

“喂,臭丫头,你来干嘛?我们家不欢迎你。”

“我…我来找巍巍哥。”

“你不准乱叫,那是我哥,不是你哥。”

“对不起…我…”

看着面前这个女孩子,沈勉就是一肚子气。这女孩刁蛮任性不讲道理,偏偏人前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更让他生气的是她与沈巍的婚约。

“面面,不准没礼貌。米娅小姐,你来找我有事嘛!”

“沈巍哥哥,我想借一借你的课堂笔记。”

“你等一下,我回屋拿给你。”

看着沈巍进屋,米娅看着面前的沈勉,便恢复了刁蛮的大小姐本性。

“臭小子你叫谁臭丫头,我可是沈巍的未婚妻,是你未来的嫂子,你就这么和我说话嘛!”

沈勉听着米娅的话,脸越来越黑,也越来越不理智,慢慢的走上前,勾起嘴角邪恶的一笑。伸手捂住米娅的嘴,从袖子里滑落一把匕首捅进米娅体内。

“臭丫头,想嫁给我哥,下辈子都没可能。”

语毕,便拖着米娅绕到屋后,顺手将人丢下了山崖。沈巍拿了笔记出来后不见人,却看到了地上的血迹,顺着血迹找到屋后,看到持刀而立的沈勉便松了一口气,还好出事的不是弟弟。“面面”沈勉呆呆得回头看着来人。身子一阵颤抖,“哥…我…我杀人了。”沈巍上前抱住颤抖的人,“不怕,哥哥在。”

清理了血迹,沈巍一整天都在屋子里安抚着沈勉。

“哥,我不想她成为你的未婚妻,我爱你,我才是最爱你的人,她配不上你。”

听着弟弟的话沈巍微微一愣,很快便恢复了情绪。没想到的是自己最爱的弟弟也是爱自己的。

“傻弟弟,哥哥也爱你。”

伸手捧起沈勉的脸,深情的吻上去。沈巍在屋子里陪了沈勉一天,他知道,能陪着弟弟的时间不多了,事情终究会被揭发的。

三天后,警务处处长赵云澜便带着人找来了沈家。沈巍亲了亲沈勉的眉眼,便将人推开走了出去,锁上了屋子的门。任由沈勉在屋里哭喊拍门却终究没有心软的和赵云澜走了。他担下了所有的罪名,最终被处以死刑。而得知沈巍替他担下所有罪名快要行刑的沈勉终究没有承受住失去爱人的打击大病一场。沈巍行刑的那天,没有人被允许去送他,他留给赵云澜的最后一句话是:“赵处长,麻烦你转告家里照顾好我弟弟。”病床上虚弱无力的沈勉挣扎着拿出那把匕首慢慢的送进自己的心脏:“哥,地狱太冷,你等我…”

巍面生活日记『肆』

咳,我还记得我的乐fu密码,也没有失踪,就是单纯的懒,不想更文,别打我【顶锅跑】

今天大概是巍巍面面来到地球的……爱哪天哪天吧!巍巍表示并不懂你们人类计算时间的方式。

这段日子天气开始逐渐的回暖,甚至微微有一些小热。安安这个热一点动一下就出汗的体质在这个季节里并不想过多的去接触巍巍面面。可面面偏偏黏人的厉害,并且有面面的地方就一定会有巍巍,所以安安就只能痛并快乐着。

某天安安忽然发觉巍巍面面比刚来的时候好像胖了不少。尤其是面面,明明差不多大小,现在似乎要不巍巍还胖那么一点,仔细回想一下面面每次吃光自己的饭都会去吃巍巍的。为了防止翩翩少年长成油腻大叔。安安不得不开始控制巍巍面面的食量,加强饭后运动。所以就有了兄弟俩链手偷猫粮的画面。

面:喵[哥,我找到猫粮了,可是安安在这。]

巍:喵[我去吸引他注意力,你快一点。]

巍巍迈步走到安安面前,顺势倒下露出自己的小肚皮冲着安安“喵”了一声。在安安的印象里这是巍巍第一次撒娇卖萌,所以毫不犹豫的就被吸引了。而此时的面面正在努力的去抓他的猫粮,结果“嘭”的一声吸引了安安。

安:面面,你又偷吃东西。

而此时的巍巍无奈的摇了摇头。

在家里的日子几乎不得安宁,无奈安安只得带着兄弟俩去她工作的地方。交给她最信得过的助手:韩湘,不过安安都叫她“想想”在千叮咛万嘱咐不要给两只猫吃太多的东西后,安安便去工作了。但是,作为传销[划掉]大户的面面,最会的就是笼络人心,更不要提再加上变成猫这样的优越条件了。凭借着自己开发的一套卖萌方式,面面躺在想想的面前,对着人眨巴眨巴眼睛,伸着小爪子去碰一碰人的脸,在喵一声想想就彻底的被俘虏了。一块一块的喂着面面吃鸡肉干,当然,想想并没有忽略看上去有些高冷的巍巍。

想:唔…好可爱啊!面面要不要再来一块呀!巍巍也来一块。

面:喵[要吃要吃。]

巍:喵[谢谢。]【然后将小零食默默的推给面面】

想:不行了,给你给你,都给你。巍巍对弟弟真好,亲亲。【在巍巍的头顶上亲了亲】

巍:喵[想把全世界最好的都给弟弟]

面:喵[哥你真好]

蹲坐在一旁舔毛的巍巍则是无奈的伸爪捂脸,巍巍在想:果然,无论是人还是猫弟弟一直都是那么可爱。还有……大概今晚回家,弟弟又要没有晚饭吃了……不过哪又有什么呢!毕竟自己藏了好多小零食……

下一篇要考虑带巍巍唔绝育了,有人报名应聘巍巍的绝育医生咩!待遇优厚,免费撸猫,没有五险一金。

佛渡

青翠的山林中隐藏着一座简单却不失威严的古寺。佛家净地本就清净宁幽,蝉鸣清脆。可寺门前跪着的那一抹白却显得与这里格格不入。

这是夜尊在这跪求的第七天。世人皆以为引起大战的他自觉罪孽深重,遂而一心向佛。却不知,夜尊放不下的还有心中对沈巍封魔一般的爱。伴随着“吱呀”的声音,寺门开启,主持无忧大师站立在夜尊身前。

“阿弥陀佛,施主尘缘未了,心里有执念,无法剃度出家,请回吧!”

“大师,求您收我做了入门弟子,断了情欲,六根清净。”

“施主既然如此执着,便随我入寺内,我为施主剃度。”

“多谢大师”

夜尊起身摇摇晃晃的随无忧进入悟禅寺,在大殿内跪好。此时沈巍得知此事便毫不犹豫的瞬移至此,却不料被寺内武僧拦住。

“弟弟…不可,跟我回家。”

“哥…回不去了,我爱你,而你无法回应我的感情。”

夜尊的话像一把刀,一字一句的戳进他的内心。是的,他没有办法回应夜尊的爱,他们是兄弟,而这爱偏偏违背伦理道德,不为世人所接受。无能为力,只得眼看着夜尊的长发一点一点剃落。

距上次见到夜尊已数月有余,当沈巍再来祭拜迎接他的,只是悟禅寺的断念和尚。念着那一句“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却再也不会叫他哥哥。每每此时,心痛的沈巍才会后知后觉自己对夜尊的爱,但世间再无夜尊,只有悟禅寺的白衣小僧断念。

一些写在后面的话:

         关于为什么写这个,因为我佛了。最近tag里面总是有各种各样的事情,或多或少的我基本都了解了。只能说我佛了,我没有能力解决问题,便只能让自己佛一点了。“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唠叨一会

咳咳,占tag歉,但是话我还是要说的,而且这篇我还要挂置顶。

首先,我相信这里所有的太太都是因为一种爱好聚在一起写文,没有人为了所谓的名利。那么这也就间接的表示所有喜欢看文的也是因为同一种爱好聚在一起的。

其次,人与人思维不同,你喜欢不代表所有人都喜欢,反之亦然。那么在你不喜欢单位时候,请你默默关掉,不要恶语相向。如果你有好的建议,可以互相沟通。我不觉得你说的对,有道理哪个太太会不理解。

最后,维护自己喜欢的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但请理智带脑子。怎么别的事件被爆出来不公,不合理不见你出来正义的维护呢。而且,麻烦你擦亮眼睛,不要几个字一样都觉得是抄袭。

我尊重每一个看文的,写文的人。大家相遇是一种很美好的事情。我也感谢所有关注我的人喜欢我的渣渣文笔,但是请不要无脑维护,也不要认为撞梗就一定是抄袭。

一块段子长短的小甜饼

怀胎九月的沈面愈发的多愁善感。,躺在床上抚摸肚子的样子真的像极了一个母亲。

面:哥,你说我怀的到底是男孩还是女孩。

巍:男孩女孩我都喜欢。

面:如果生的是个男孩呢!

巍:那我们爷俩保护你。

面:那要是女孩呢!

巍:那我保护你们娘俩呀。

听了人言,沈面笑着倚在沈巍怀里。虽然怀胎十分的辛苦,但是这样的日子也挺甜的。

 

对,没错我还是那个写刀子的。小甜饼这种东西,大概今后只会存在在段子里了吧!

 

巍面生活日记『叁』

这是巍巍面面来到地球上的第……,不好意思,巍巍面面也不记得这是第几天了。

最近天气很好,东北的春天总是会稍晚一些来。近来安安终于寻得一个天气晴好温度舒适的日子。给巍巍面面带好牵引绳,拉着两兄弟出去遛弯了。巍巍面面终究不是普通的猫,对出门并不感到害怕,反而十分的好奇。面面总是好奇的看看这,瞅瞅那,或者伸爪子扒拉两下没见过的东西。相反巍巍则是十分的沉着冷静,眼睛紧紧的跟着面面从不离开。二喵的关系虽然有所缓和,但是面面总是很皮的惹巍巍吃醋。

安安在小花园的长椅上坐下,看着面面把巍巍扑倒在柔软的草地上。巍巍紧接着一个翻身就压住了面面,去舔面面的皮毛。这个时候,面面就会挥爪去拍巍巍的脸或者去捂巍巍的嘴,然后挣扎着翻身。之后就开始了追着跑,闹。

“安安”
“阿离”
听到说话的声音,二喵停止了打闹静静的待在安安身边上上下下全方位打量着来人。通过听二人交谈,巍巍面面知道这个女孩名字叫做孟离,是安安的好朋友,两个人一个小区住着。
“这是你的猫猫吗?好可爱啊!”
听到被人夸赞可爱,面面大方的迈步上前蹭了蹭阿离的脚踝,仰头喵的一声算做打招呼。这一声喵直接戳进了阿离的小心脏,蹲下身将面面抱起来放在腿上,挠挠面面的下巴,面面也及其配合的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是不是的在阿离的怀里翻个身,蹭一蹭。而一边的巍巍黑着脸看着这一切,虽然知道面面是故意的,却依旧十分不爽的巍巍凑过去,扒着阿离的裤脚又啃又咬宣示自己的不满。却被阿离认为是在和她玩闹。

二人聊了很久,日头渐渐偏西才各自回家。安安抱着睡得正香的面面牵着放弃挣扎的巍巍回了家,没看到的是巍巍对着阿离离去的方向翻了个大白眼子。回家后给兄弟俩做了猫饭,自己也简单吃了一些东西,打理好一切,安安便窝在沙发里看起了电影,巍巍也抱着面面窝在安安怀里一起看。电影很快就放映完了,和兄弟俩说了晚安,安安就盖好被子准备睡觉了。忽然感觉被子被轻轻的掀开,一团毛绒绒的重量钻进了安安怀里,枕边也传来了轻微的呼吸声。安安笑了笑安稳的入睡。她知道怀里的一定是面面,不知何时起面面开始喜欢钻进安安的被子里睡,而巍巍一定会在不远的地方守着面面。

感谢阿离离客串,下篇会有想想出现。下下篇会考虑带巍巍去绝育,咩哈哈~